浙江艺考培训机构


     

当前位置:首 页 >> 编导艺考影评>> 编导艺考网>> 文章列表

影评 |《二十二》:编导影评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9-06 23:21:11   浏览次数:471


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这部电影,就像走出电影院的我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如果说,《战狼》是回应大国崛起的时代召唤,是一种体现“一带一路”,一种国力与财富的输出;那么“慰安妇”(正确的称呼为:二战期间被迫充当“慰安妇”的受害者)的命题,就是一次对历史和民族苦难的、对“阿婆们”的,来得有些迟的反躬自省


 

虽然很迟,但这次集体反思终究赶在了22这个揪心的数字变成永恒不变的0之前;

虽然事关民族记忆,但这次切入的角度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立住了这些阿婆,就立住了我们对“慰安妇”问题的共同记忆。


 

感谢导演,用99分钟的时间告诉我们和平的珍贵;

感谢摄像,用一幅幅平稳的画面,告诉我们现实主义与魔幻主义交织的当下中国;

感谢剪辑,用平淡的叙事,娓娓道出阿婆们的日常生活,就好像是一次与远房长辈早该如此的谈心。


 

接下来,就让我乱谈一下感想吧。


 

从宏大叙事到口述历史


 

我们的历史,是对宏大叙事抱有偏好的历史。我们的历史课,是对宏大叙事反复强调以至于形成条件反射的课程。


所谓宏大叙事,大概指遵循某种假设,从某时期选出重大事件,再从这些重大事件中总结发展趋势,以此为纲,提纲挈领地研究历史。比如“鸦片战争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就是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反帝反封建’的历史”等等,可以说是一种“主流叙事”。国家、政治、社会,正是这一类叙事的核心要素,总之,就是要有一种“一万年来谁著史”的豪迈之气。
 


不过,这样的视角却缺少了对局部的探查

所以,口述历史这样补完大历史的视角应运而生。


在《二十二》中,我们看到的不是史料的堆砌、不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宏大叙事,而是对它的解构,是一个一个狭窄的、人的视角,是从他们平凡的生命个体、他们记不起也不愿回忆的日常生活,来解构“慰安妇”这个命题。也许阿婆们从来不会写字,但是从她开始口述的那一刻起,电影就赋予了他们珍贵记忆的文本形式,他们尘封久远的记忆就与民族共同体的记忆链接了起来,成为正在被挖掘、并将永远保留下去的“历史遗产”。


 

影片里,那些阿婆们所有口齿不清的方言、一段又一段的沉默,都值得被我们尊重。是他们、她们那些具体的人、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构成了抗日战争的不朽史诗,那些光辉的时刻、那些历史的暗角都值得我们后人去欢笑、去祭奠。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二十二》电影团队,用口述历史的方式,既为长期处于“话语权丧失”的阿婆们提供了发声、接受社会“深情凝视”的机会,也我们提供了一种考察抗日战争的个人第一手视角。

 







Copyright 2009©2015    万博体育彩票下注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14032992号-2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1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