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艺考培训机构


     

当前位置:首 页 >> 影视表演专业>> 表演艺考网>> 文章列表

表演艺考必备绕口令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6-10 06:23:24   浏览次数:4993

墨与馍 

老伯伯卖墨,老婆婆卖馍,老婆婆卖馍买墨,老伯伯卖墨买馍。墨换馍老伯伯有馍,馍换墨老婆婆有墨。 

老六放牛 

柳林镇有个六号楼,刘老六住在六号楼。有一天,来了牛老六,牵着六只猴;来了侯老六,拉了六头牛;来了仇老六,担了六篓油;来了尤老六,背了四匹绸。牛老六、侯老六、仇老六、尤老六,住上刘老六住的六号楼。半夜里,牛抵猴,猴斗牛,撞倒了仇老六的油,油坏了尤老六的绸。仇老六拉起牛老六要赔油,尤老六拉着侯老六要赔绸,牛老六怨侯老六的牛,侯老六怨牛老六的猴。 
酸枣子 


山上住着三老子,山上住着三小子,山腰住着三哥三嫂子。山下三小子,找山当腰三哥三嫂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山当腰三哥三嫂子,借给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枣子。山下三小子,又找山上三老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山上三老子,还没有三斗三升酸枣子,只好到山当腰找三哥三嫂子,给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枣子。过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枣子,还了山当腰三哥三嫂子,两个三斗三升酸枣子。 

开始玩舌头:看看你的舌头等级 

1、初入江湖:化肥会挥发 

2、小有名气:黑化肥发灰,灰化肥发黑 

3、名动一方:黑化肥发灰会挥发;灰化肥挥发会发黑 

4、天下闻名:黑化肥挥发发灰会花飞;灰化肥挥发发黑会飞花 

5、一代宗师:黑灰化肥会挥发发灰黑讳为花飞;灰黑化肥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 

6、超凡入圣: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飞;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化为灰  

7、天外飞仙: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哥挎瓜筐过宽沟 
赶快过沟看快狗 
观看怪狗瓜筐扣 
瓜滚筐空哥怪狗 
隔着窗子撕字纸,一撕横字纸,再撕竖字 
纸,撕了四十四张湿字纸。 


牛朗恋刘娘,牛朗牛年恋刘娘,刘娘念牛朗,刘娘连连念牛朗,牛郎恋刘娘,刘娘念牛郎,郎恋娘来娘念郎,念娘恋郎念郎恋,郎念恋娘郎!! 

初级 大声说20便(红凤凰) 
中级 大声说20便 (粉红凤凰) 
高级 大声说10便(红凤凰.黄凤凰.粉红凤凰花凤凰) 

细丝四尺四 
十四尺长的粗丝 
四尺四的细丝要换十四尺长的粗丝 
十四尺长的粗丝要换四尺四的细丝 

树上有四十四个涩柿子,树下有四十四头石狮子,树下的四十四头石狮子想吃树上的四十四个涩柿子,树上的四十四个涩柿子不让树下的四十四头石狮子吃树上四十四个涩柿子,树下的四十四头石狮子便要吃树上的四十四个涩柿子。 


《糊灯笼》 
红红糊红粉灯笼, 
给军属送光荣灯; 
芬芬糊粉红灯笼, 
给军属送灯光荣; 
红红糊完红粉灯笼, 
糊粉红灯笼; 
芬芬糊完粉红灯笼, 
糊红粉灯笼。
 
老龙恼怒闹老农, 
老农恼怒闹老龙。 
农怒龙恼农更怒, 
龙恼农怒龙怕农 


卖混纺 
红混纺,粉混纺,黄混纺, 
粉红混纺,黄粉混纺, 
黄红混纺、红粉混纺最畅销。 

扁玻璃罐比鼓玻璃罐扁, 
鼓玻璃罐比扁玻璃罐鼓 

司小四和史小世 

司小四和史小世,四月十四日十四时四十上集市,司小四买了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史小世买了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司小四要拿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换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不换司小四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司小四说我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可以增加营养防近视,史小世说我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可以织绸织缎又抽丝。 

石小四和史肖石 

石小四,史肖石,一同来到阅览室。石小四年十四,史肖石年四十。年十四的石小四爱看诗词,年四十的史肖石爱看报纸。年四十的史肖石发现了好诗词,忙递给年十四的石小四,年十四的石小四见了好报纸,忙递给年四十的史肖石。
天上七颗星 

天上七颗星,地上七块冰,台上七盏灯,树上七只莺,墙上七枚钉。吭唷吭唷拔脱七枚钉。喔嘘喔嘘赶走七只莺。乒乒乓乓踏坏七块冰。一阵风来吹来七盏灯。一片乌云遮掉七颗星。 



白 老 八 

白老八门前栽了八颗白果树,从北边飞来了八个白八哥儿不知在哪住。白老八拿了八个巴达棍儿要打八个白八哥儿,八个八哥儿飞上了八颗白果树,不知道白老八拿这八个巴达棍儿打着了八个白八哥儿,还是打着了八颗白果树。 



八 座 屋 

八只小白兔,住在八棱八角八座屋。八个小孩要逮八只小白兔,吓得小白兔,不敢再住八棱八角八座屋。 
   



把 萝 卜 

出八十八二十八,八个小孩儿把萝卜拔,你也拔,我也拔,看谁拔得多,看谁拔得大。你拔得不多个儿不小,我拔得不少个儿不大。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算算多少用车拉,一个加俩,俩加仨,七十二个加十八, 拿个算盘打一打,一百差俩九十八。 



九个酒迷喝醉酒 

九月九,九个酒迷喝醉酒。九个酒杯九杯酒,九个酒迷喝九口。喝罢九口酒,又倒九杯酒。九个酒迷端起酒,“咕咚、咕咚”又九口。九杯酒,酒九口,喝罢九个酒迷醉了酒。 



酒 换 油 

一葫芦酒九两六,一葫芦油六两九。六两九的油,要换九两六的酒,九两六的酒,不换六两九的油。 



牛 驮 油 

九十九头牛,驮着九十九个篓。每篓装着九十九斤油。牛背油篓扭着走,油篓磨坏篓漏油,九十九斤一个篓,还剩六十六斤油。你说漏了几十几斤油? 



十 和 四 

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莫把四字说成十,休将十字说成四。若要分清四十和十四,经常练说十和四。 



数 狮 子 

公园有四排石狮子,每排是十四只大石狮子,每只大石狮子背上是一只小石狮子,每只大石狮子脚边是四只小石狮子,史老师领四十四个学生去数石狮子,你说共数出多少只大石狮子和多少只小石狮子?




 
玲珑塔

高高山上一老僧,身穿衲头,几千层。 
若问老僧的年高迈,曾记得黄河九澄清。 
五百年前清一澄,一共四千五百冬。 
老僧倒有八个徒弟,八个徒弟,都有法名。 
大徒弟名叫青头愣,二徒弟名叫愣头青, 
三徒弟名叫僧三点,四徒弟名叫点三僧, 
五徒弟名叫崩□轳把,六徒弟名叫把□轳崩, 
七徒弟名叫风随化,八徒弟他的名字就叫化随风。 

老师父教他们八宗艺,八仙过海,各显奇能。 
青头愣会打罄,愣头青会撞钟, 
僧三点儿会吹管,点儿三僧会捧笙, 
崩□轳把会打鼓,把□轳崩会念经。 
风随化会扫地,化随风他会点灯。 

老师父叫他们换一换,要想换过来不可能。 
这个愣头青就打不了青头愣的磬, 
那个青头愣就撞不了愣头青的钟, 
点三僧就吹不了这个僧三点的管, 
僧三点就捧不了那个点三僧的笙, 
把□轳崩就打不了崩□轳把的鼓, 
崩□轳把就念不了那把□轳崩的经, 
这个化随风就扫不了风随化的地, 
那个风随化就点不了化随风的灯。 
结果是,磬儿破、钟儿坏、管儿裂、笙儿倒、 
鼓儿破、经儿碎、地儿乱、摔了灯。 

老师父一见就有了气,是要打徒弟整八名。 
眼看著八个徒弟要挨打,从外面来了五位云游僧, 
他们共凑僧人十三位,一到后院数玲珑。 
后院倒有个玲珑塔,一去数单层,回来数双层, 
谁要是数的过来玲珑塔,谁就是那个大师兄; 
谁要是数不过来玲珑塔,就叫他夜间罚跪到天明。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 
一张高桌四条腿,一个和尚一本经。 
一个铙钹一口磬,一个木落鱼子一盏灯。 
一个金铃,整四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隔过两层数三层,三张高桌十二条腿, 
三个和尚三本经。三个铙钹三口磬, 
三个木落鱼子三盏灯。 
三个金铃,十二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五层, 
五张高桌二十条腿,五个和尚五本经。 
五个铙钹五口磬,五个木落鱼子五盏灯。 
五个金铃,二十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第七层,七张高桌二十八条腿, 
七个和尚七本经。七个铙钹七口磬, 
七个木落鱼子七盏灯。 
七个金铃,二十八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九层, 
九张高桌三十六条腿,九个和尚九本经。 
九个铙钹九口磬,九个木落鱼子九盏灯。 
九个金铃,三十六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第十一层,十一张高桌四十四条腿, 
十一个和尚十一本经。十一个铙钹十一口磬, 
十一个木落鱼子十一盏灯。 
十一个金铃,四十四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到顶十三层, 
十三张高桌五十二条腿,十三个和尚十三本经。 
十三个铙钹十三口磬,十三个木落鱼子十三盏灯。 
十三个金铃,五十二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往回数,那个十二层,十二张高桌四十八条腿, 
十二个和尚十二本经。十二个铙钹十二口磬, 
十二个木落鱼子十二盏灯。 
十二个金铃,四十八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十层, 
十张高桌四十条腿,十个和尚十本经。 
十个铙钹十口磬,十个木落鱼子十盏灯。 
十个金铃,四十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第八层,八张高桌三十二条腿, 
八个和尚八本经。八个铙钹八口磬, 
八个木落鱼子八盏灯。 
八个金铃,三十二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六层, 
六张高桌二十四条腿,六个和尚六本经。 
六个铙钹六口磬,六个木落鱼子六盏灯。 
六个金铃,二十四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四层, 
四张高桌十六条腿,四个和尚四本经。 
四个铙钹四口磬,四个木落鱼子四盏灯。 
四个金铃,十六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二层, 
两张高桌八条腿,两个和尚两本经。 
两个铙钹两口磬,两个木落鱼子两盏灯。 
两个金铃,整八两,风儿一刮响哗愣。 

僧人数罢了玲珑塔。抬头看,满天星。地上看,有个坑。 
坑里看,冻著冰。冰上看,有一棵松。 
松上看,落著鹰。屋里看,一老僧。 
僧前看,一本经。经前看,点著灯。 
墙上看,钉著钉。钉上看,挂著弓。 
看著看著,眯了眼,西北乾天,刮大风。说大风,好大的风。 
刮散了满天星,刮平了地上坑, 
刮化了坑里冰,刮倒了冰上松, 
刮飞了松上鹰,刮走了一老僧, 
刮翻了僧前经,刮灭了经前灯, 
刮掉了墙上钉,刮崩了钉上弓。 
霎时间,只刮得,星散、坑平、冰化、松倒、鹰飞、 
僧走、经翻、灯灭、钉掉、弓崩,这麼一段绕口令。



 
说我诌,我就诌,听我没事儿我捋舌头。我们那儿有,六十六条胡同口,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他家里有六十六所好高楼,在那楼上头有六十六篓桂花油,在那篓上头蒙六十六匹绿豆绸,在那绸上头绣六十六个大绒球,楼底下钉着六十六根儿檀了木的轴,轴上头拴六十六头大青牛,牛旁边蹲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坐在了门口啃骨头。南边儿来了一条狗,那么这条狗它好眼熟。好像是大大妈家,大大妈的脑袋、大大妈的身子、大大妈的尾巴、大大妈的爪子、大大妈的耳朵,大大妈那个鳌头狮子狗。北边儿又来一条狗,那么这条狗它又眼熟。又好像二大妈家、二大妈的脑袋、二大妈的身子、二大妈的尾巴、二大妈的爪子、二大妈的耳朵,二大妈那个鳌头狮子狗。两条狗,抢骨头,打成仇。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吓惊了六十六头大青牛,拉躺下六十六根儿檀了木的轴,撞塌了六十六所好高楼,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绿豆绸,脏了六十六个大绒球。打南边儿来了个气不休,手里拿着个土坯头,去打狗的头。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破了狗的头,也不知狗的头碰破了气不休的土坯头。西边儿来了个秃妞妞,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油篓口套上狗的头 

也不知,狗的头钻了秃妞妞油篓口。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乱点头?什么长头不长尾?什么长尾不长头?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无腿游遍州?赵州桥什么人修?玉石的栏杆什么人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轧道沟?什么人拄刀桥头站?什么人勒马看春秋?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的胡子一大堆?什么圆圆在天边?什么圆圆在眼前?什么圆圆长街来卖?什么圆圆道儿两边?什么开花儿节节儿高?什么开花儿猫了腰?什么开花儿没人见?什么开花儿一嘴毛?什么鸟儿穿青又穿白?什么鸟儿穿出皂靴来?什么鸟身披十样儿锦?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 


  双扇门,单扇儿开,我破的闷儿自个儿猜。小车子上山吱扭扭;瘸子下山乱点头;蛤蟆长头不长尾;蝎子长尾不长头;板凳有腿家中坐;洋钱无腿游遍州;赵州桥,鲁班修;玉石的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推车轧道沟;周仓拄刀桥头站;关公勒马看春秋;罗成白,敬德黑;张飞的胡子一大堆;月亮圆圆在天边;眼镜圆圆在眼前;烧饼圆圆长街来卖;车轱辘圆圆道儿两边;高梁开花儿节节儿高;梅粟开花儿猫了腰;榶子开花儿没人见;玉米开花一嘴毛;喜鹊穿青又穿白;乌鸦穿出皂靴来;野鸡身披十样儿锦;鹗勒身披麻布口袋。 
 

 

一道儿黑,两道儿黑,三四五六七道儿黑,八九道儿黑十道儿黑。买了个烟袋乌木杆儿,攥着两头儿一道儿黑。二姑娘描眉去打鬓,照着镜子两道儿黑。粉皮墙,写川字儿,横瞧竖瞧三道儿黑。象牙桌子乌木腿儿,搁到炕上四道儿黑。买了个小鸡儿不下蛋,搁到笼儿里捂(五)到儿黑。挺好骡子不吃草,拉到街上遛(六)到儿黑。买了个小驴儿不套磨,鞴上鞍韂骑(七)到儿黑。二姐儿男人去割麦,丢了镰刀拔(八)到儿黑。月窠儿的孩子得疯病,团几个艾球儿灸(九)到儿黑。卖瓜子儿的时运背,哗啦撒了一大堆。笤帚簸箕不凑手,一个一个拾到儿黑。 


  出南门,奔正南,有个面铺面冲南。面铺门口儿挂着个蓝布棉门帘,摘了蓝布棉门帘,瞧了瞧,面铺还是面冲南。挂上蓝布棉门帘,瞧了瞧,面铺还是面冲南。扁担长,板凳宽,扁担没有板凳宽,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绑在了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了板凳上,扁担偏要扁担绑在了板凳上。 


  正月儿里,正月儿正,姐妹二人去逛灯。大姑娘名叫粉红女,二姐名叫女粉红。粉红女,穿着一件宝红袄,女粉红穿着一件袄粉红。粉红女怀里抱着一瓶粉红酒,女粉红怀里抱着一瓶酒粉红。姐妹找个无人处,推杯换盏饮刘伶。粉粉红喝了宝红女的粉红酒,粉红女喝了女粉红的酒纷红。粉红女喝了一个酩酊醉,女粉红喝了一个醉酩酊。女粉红揪着粉红女就打,粉红女揪着女粉红就拧。女粉红撕了粉红女的粉红袄,粉红女撕了女粉红的袄粉红。姐妹打罢撂过手,自己买线自己缝。粉红女买了一条粉红线,女粉红买了一条线粉红。粉红女她反缝缝缝粉红袄,女粉红她缝反缝缝袄粉红。 


  南边儿来个瘸子,担着一挑子茄子。手里拿着个碟子,地下钉着个木头橛子。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洒了瘸子茄子,砸了瘸子碟子,瘸子爬起来要捡茄子。北边儿来个醉老爷子,腰里掖着个烟袋别子,过来要买瘸子茄子。瘸子不乐意卖给醉老爷子茄子,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瘸子拔起橛子追老爷子快给茄子茄子不给瘸子瘸子招乎手里橛子。老爷子一生气,不给瘸子茄子,拿起烟袋别子,就打瘸子。瘸子拿起橛子砍老爷子,也不知老太爷子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也不知瘸子橛子打坏了老太爷子烟袋别子。 


  闲来没事出城西,树木榔林数不齐。一个一,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一,一一一。一棵树长着七个枝,七个枝结的七样果,结的是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十八愁绕口令(快板书) 


根据王凤山录音整理 


  数九寒天冷风飕,年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个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大闹天宫孙悟空又把这个仙桃偷。五月当午是端阳日,白蛇许仙不到头。七月七传说名叫天河配,牛郎织女泪双流。八月十五是个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忧愁。咱们要说愁净说愁,你听我唱上一段儿绕口令十八愁。虎也愁,狼也愁,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羊也愁,牛也愁,狗也愁,猪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也愁乌龟愁,鱼愁虾愁各有分由。虎愁不敢把那高山下;狼愁的野心不敢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厚;鹿也愁脑袋七杈八杈长犄角;马愁备上那鞍骣行千里;骡子愁的一世休;羊愁从小把胡子长;牛愁愁的犯牛轴;狗愁改不了那净吃屎;猪愁离不开臭水沟;鸭子愁的扁了嘴;鹅也愁脑袋愁了一个锛儿喽头;蛤蟆愁长了一身脓疱疥;螃蟹愁的净横搂;蛤蜊也愁闭关自守;乌龟愁的不敢出头;鱼愁离水不能够走;虾米愁空腔乱扎没准头。 


  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前门楼子九丈九,四门三条五牌楼。出了便门往东走,离城四十到通州。通州倒有个六十六条胡同口,在里边住着一个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六十六岁的刘老头,六十六岁的刘老溜。老哥仨盖了那六十六阶好高楼,楼里头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头蒙六十六匹罗缎绸,在绸上绣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了那六十六根儿柏木轴,轴上拴六十六头大牤牛,牛上驮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刘老溜刘老头这老哥仨,倒坐在门口啃骨头。从南边来了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大大妈家大大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鳌头狮子狗。在北边又来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二大妈家二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鳌头狮子狗。这两条狗争骨头,从南头跑到北头。碰倒了六十六阶好高楼,碰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罗缎绸,脏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砸倒了六十六根儿柏木轴,砸惊了六十六头大牤牛,砸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刘老溜刘老头这老哥仨,打死了狗,又盖起来六十六阶好高楼,收起来六十六篓桂花油,洗干净六十六匹罗缎绸,洗净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楼外头栽起来六十六根儿柏木轴,牵回来六十六头大牤牛,逮回来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刘老溜刘老头这老哥仨又看见,南边来了个气不休,手里头拿着土坯头,去打狗的头。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撞坏了气不休的土坯头。打北边来了个秃妞妞,手里头拿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油篓口套上狗的头,还是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
 


 

 

这个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山前有四十四个小狮子,山后边有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山前四十四个小狮子,吃了山后边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的涩柿子。山前有四十四个小狮子,让山后边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的涩柿子给涩死了。山前住着个崔粗腿,山后边住着个崔腿粗。俩人山前来比腿,也不知崔粗腿比崔腿粗的腿粗,还是崔腿粗比崔粗腿的腿粗。山前住着个颜圆眼,山后头住着个颜眼圆。俩人山前来比眼,也不知颜圆眼比颜眼圆的眼圆,还是颜眼圆比颜圆眼的圆眼。说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别胡炖乱炖假充会炖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我家有个飞禽别劲八斤鸡,飞到了张家后院里。张家后院里有个肥颈白净八斤狗,它咬了我的飞禽别劲八斤鸡。卖了他的肥颈白净八斤狗,赔了我的飞禽白净八斤鸡。 


  顺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五斤鳎目。顺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喇叭。提拉鳎目的喇嘛要拿五斤鳎目去换顺北边来的哑巴腰里别的喇叭,别着喇叭的哑巴不乐意拿喇叭去换提拉鳎目的喇嘛他的鳎目。提拉鳎目的喇嘛就急了,拿起了五斤鳎目打了别着喇叭的哑巴一鳎目。别着喇叭的哑巴也急了,顺腰里摘下喇叭打了提拉鳎目喇嘛一喇叭。也不知道喇嘛的鳎目打了别着喇叭的哑巴一鳎目,还是别着喇叭的哑巴打了提拉鳎目喇嘛一喇叭。喇嘛回家炖鳎目,哑巴回家吹喇叭。 


  闲来没事出城西,树木榔林有高低。一棵树结着七样果,结的是桔子、槟子、橙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拔萝卜 


初八十八二十八,八个小孩儿把萝卜拔,你也拔,我也拔,看谁拔得多,看谁拔得大。你拔得不多个儿不小,我拔得不少个儿不大。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算算多少用车拉,一个加俩,俩加仨,七十二个加十八,拿个算盘打一打,一百差俩九十八。 


白老八 


白老八门前栽了八颗白果树,从北边飞来了八个白八哥儿不知在哪住。白老八拿了八个巴达棍儿要打八个白八哥儿,八个八哥儿飞上了八颗白果树,不知道白老八拿这八个巴达棍儿打着了八个白八哥儿,还是打着了八颗白果树。老六放牛 


柳林镇有个六号楼,刘老六住在六号楼。有一天,来了牛老六,牵了六只猴;来了侯老六,拉了六头牛;来了仇老六,提了六篓油;来了尤老六,背了六匹绸。牛老六、侯老六、仇老六、尤老六,住上刘老六的六号楼,半夜里,牛抵猴,猴斗牛,撞倒了仇老六的油,油坏了尤老六的绸。牛老六帮仇老六收起油,侯老六帮尤老六洗掉绸上油,拴好牛,看好猴,一同上楼去喝酒。 


九个酒迷喝醉酒 


九月九,九个酒迷喝醉酒。九个酒杯九杯酒,九个酒迷喝九口。喝罢九口酒,又倒九杯酒。九个酒迷端起酒,“咕咚、咕咚”又九口。九杯酒,酒九口,喝罢九个酒迷醉了酒。 


登山 


三月三,小三去登山。上山又下山,下山又上山。登了三次山,跑了三里三。出了一身汗,湿了三件衫。小三山上大声喊:“离天只有三尺三!” 


酸枣子 


山上住着三老子,山上住着三小子,山腰住着三哥三嫂子。山下三小子,找山当腰三哥三嫂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山当腰三哥三嫂子,借给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枣子。山下三小子,又找山上三老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山上三老子,还没有三斗三升酸枣子,只好到山当腰找三哥三嫂子,给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枣子。过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枣子,还了山当腰三哥三嫂子,两个三斗三升酸枣子。 
 

十和四 


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莫把四字说成十,休将十字说成四。若要分清四十和十四,经常练说十和四。 


司小四和史小世 


司小四和史小世,四月十四日十四时四十上集市,司小四买了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史小世买了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司小四要拿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换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不换司小四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司小四说我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可以增加营养防近视,史小世说我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可以织绸织缎又抽丝。 


四个数字 


四和十、十和四,四十和四十,十四和十四。说好四个数字,全靠舌头和牙齿。谁说四十是“细席”,他的舌头没用力;谁说十四是“实世”,他的舌头没伸直。认真学,常练习,十、四、十四、四十、四十四。 


石小四和史肖石 


石小四,史肖石,一同来到阅览室。石小四年十四,史肖石年四十。年十四的石小四爱看诗词,年四十的史肖石爱看报纸。年四十的史肖石发现了好诗词,忙递给年十四的石小四,年十四的石小四见了好报纸,忙递给年四十的史肖石。 



捞虾 


小溪流水哗啦啦,小华手拿簸萁去小溪里捞河虾,一捞捞起一只大河虾和半簸萁烂泥沙。虾儿跳水响哗哗,小花簸萁里只剩泥沙没有虾。 


老姥姥 


老姥姥恼姥姥姥姥老恼老姥姥,麻妈妈问妈妈妈妈老问麻妈妈。 


白伯伯和白婆婆 


白须白伯伯,白发白婆婆。鸡叫三更喔喔喔,白伯伯白婆婆一齐上北坡。白伯伯搀着白婆婆,白婆婆扶着白伯伯,白伯伯白婆婆把萝卜种子种在北山坡。 


白鸽和白鹅 


伯伯养了一群大白鹅,哥哥喂了三只小白鸽,伯伯教哥哥训鸽,哥哥帮伯伯放鹅。白鹅白鸽长得好,乐坏了伯伯和哥哥。 


落果坡 


歌乐山上落果坡,落果坡下歌乐河。河边两个小朋友,名叫罗乐和贺河。贺河上午约罗乐,落果坡上去放鹿;罗乐下午约贺河,歌乐河边来牧鹅。鹿上坡,鹅下河,罗乐、贺河歌对歌。歌对歌,真快活,歌乐山上歌满坡。 


磨麦面 


马妈妈磨麦面,磨了麦面蒸麦面馍。马妈妈忙了磨麦面,又去忙蒸麦面馍。 


王婆夸瓜又夸花 


王婆卖瓜又卖花,一边卖来一边夸,又夸花,又夸瓜,夸瓜大,大夸花, 瓜大,花好,笑哈哈。 


小华和胖娃 


小华和胖娃,两人种花又种瓜,小华会种花不会种瓜,胖娃会种瓜不会种花,小华教胖娃种花,胖娃教小华种瓜。 


锡匠和漆匠 


东边来了个锡匠卖锡,西边来了个漆匠卖漆。锡匠拿锡换漆匠的漆,漆匠拿漆换锡匠的锡。锡匠换了六斤六两漆,漆匠换了九斤九两锡。锡匠漆匠笑嘻嘻,锡匠漆匠都有了漆和锡。 


胡苏夫和吴夫苏 


胡庄有个胡苏夫,吴庄有个吴夫苏。胡庄的胡苏夫爱读诗书,吴庄的吴夫苏爱读古书,胡苏夫的书屋摆满了诗书,吴夫苏的书屋放满了古书。 



鹅和鸽 


天上一群大白鸽,河里一群大白鹅。白鸽尖尖红嘴壳,白鹅曲项向天歌。白鸽剪开云朵朵,白鹅拨开浪波波。鸽乐呵呵,鹅活泼波,白鹅白鸽碧波蓝天真快乐。 


小鱼大雁 


小与入鱼网鱼网捕鱼鱼难逃,大雁过雁塔雁塔留雁雁不留。 


 


早晨下大雾,山里看不见路,急坏了小猪、小兔和小鹿。小兔领小猪,小猪拉小鹿,拉着藤,扶着树,一步一步走山路。秋风婆婆来帮助,呼--呼--呼-- 一下吹散满天雾。 猫吃桃 


河边有座窑,窑上有个槽,槽里放件袍,袍包个桃。对岸有只猫,想吃窑上槽里袍包桃,可惜岸上没有桥。过不了河,上不了窑,够不找槽,咬不住袍,吃不了桃。 


白庙、白猫、白帽 


山顶有座白庙,白庙里有只白猫。白庙外有顶白帽,白猫看见了白帽,叨着白帽跑进了白庙。 


牛和油 


买来一桶油,跑来一头牛,踢翻桶里油,牛角都是油。 


鼠吃豆和油 


鼠咬豆囤囤漏豆,鼠啃油篓篓漏油篓油,豆囤漏豆鼠啃豆,油篓漏油鼠吸油。 

 

蚕和蝉 


爬来爬去是蚕,飞来飞去是蝉。蚕常在桑叶里藏,蝉藏在树林里唱。 


老鼠嗅着油豆香 


油一缸,豆一筐,老鼠嗅着油豆香。爬上缸,跳进筐,偷油偷豆两头忙。又高兴,又慌张,脚一滑,身一晃,“扑通”一声跌进缸。 


白鹅下河 


东边一条河,西边一群鹅,鹅儿鹅儿唱着歌,一只狐狸来追鹅,鹅飞鹅跑跳下河。 



藤萝花和喇叭花 


华华园里有一株藤萝花,佳佳园里有一株喇叭花。佳佳的喇叭花,绕住了华华的藤萝花,华华的藤萝花,缠住了佳佳的喇叭花。也不知道是藤萝花先绕住了喇叭花,还是喇叭花先缠住了藤萝花。 


嘴和腿 


嘴说腿,腿说嘴,嘴说腿爱跑腿,腿说嘴爱卖嘴。光动嘴不动腿,光动腿不动嘴,不如不长腿和嘴。 


铜勺铁勺舀油 


铜勺舀热油,铁勺舀凉油。铜勺舀了热油舀凉油,铁勺舀了凉油舀热油。一勺热油一勺凉油,热油凉油都是由。狗 


南边来了他大大伯子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北边来了他二大伯子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咬了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一口;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也咬了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一口。不知是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先咬了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还是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先咬了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 


水连天 


天连水,水连天,水天一色望无边兰兰的天似绿水,绿绿的水如蓝天。到底是天连水,还是水连天? 


蒜拌面 


蒜拌面,面拌蒜,吃蒜拌面算蒜瓣;面拌蒜,蒜拌面,算吃蒜瓣面拌蒜。 


棚和瓶 


洪家地下有个棚,冯家房上有个瓶。冯洪两家猫打架,弄倒了洪家的棚,打碎了冯家的瓶。冯家要赔洪家的棚,洪家要赔冯家的瓶。不知冯家要赔洪家的棚,还是洪家要赔冯家的瓶。 


碰碰车 


碰碰车,车碰碰,坐着朋朋和平平。平平开车碰朋朋,朋朋开车碰平平,不知是平平碰朋朋,还是朋朋碰平平。 


东边一座楼 


东边一座楼,楼上两人打拳头。拳头打,打拳头。来了一个人,拉了一头牛,将牛拴在楼脚下,看他两人打拳头。拳头打,打拳头。又来了一个人,领了一只猴,将猴放在牛脚下,看他两人打拳头。拳头打,打拳头。又来了一个人,挑了一担油,将油放在猴脚下,看他两人打拳头。拳头打,打拳头。又来了一个人,挑了一担绸,将绸放在油脚下,看他两人打拳头。拳头打,打拳头,两人打垮车边楼。垮子楼,压倒牛,牛一蹲,蹲倒猴,猴一抓,抓倒油,油一泼,泼上绸。绸问油,卖油买绸来赔绸;油问猴,卖猴买油来赔油;猴问牛,卖牛买猴来赔猴;牛问楼,卖楼买牛来赔牛。只问绸扯油来油扯猴,猴扯牛来牛扯楼。猴子吃掉小桃子 


树上有只小桃子,树下有只小猴子。风吹桃树哗哗响,树上掉下小桃子。桃子打着小猴子,猴子吃掉小桃子。 
 

 



 







Copyright 2009©2015    万博体育彩票下注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14032992号-2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1191